任正非答国际媒体22问纪要:华为是独立公司不会危害任何国家

高中生赚钱妙招_高中生赚钱网_高中生做兼职的坏处 2020-05-07

1月21日,华为公司在其内部论坛心声社区上,公布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1月15日接受国际媒体采访的纪要。
这份纪要涉及22个问题,涵盖了任正非个人的军旅经历,华为和中国政府的关系,华为如何面对西方市场封锁的压力,以及华为的接班人问题等热点。
“我是永远地热爱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的,但是我绝不会做伤害世界任何国家的事情。”任正非说。
任正非强调,过去30年来,华为公司在170多个国家,为30多亿人提供服务,保持了良好的安全记录。其次,华为是一个独立的商业公司,在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上是坚决站在客户这边的。决不会去危害÷任何国家,伤害任何人。第三,中国外交部也做过澄清,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华为公司和我个人也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这样的要求。


下为心声社区公布的采访纪要,略有删节。
1,《MobΣile World Live》 Joseph Waring :您在军队的这段经历,怎样影响的您在华为的管理风格?
任正非:在我入伍的时候,当时国家处在极度困难之中,中国人在吃饭、穿衣的问题上都面临☺☻很大的困难。曾经在1962年时候我们每个人每年能分到的棉布只有#1/3公尺左右,这块布是用来补衣服的。所以,我年轻时没有穿过▊像样的没有补丁的衣服。
当时中央希望要让中国每个人每年都能穿上一套新衣服,就从法国德布尼斯斯贝西姆公司引进了世界最先进的化工设备,建立一个大型的化纤厂,希望通过生产化纤来给每个人提供一套化纤衣服。这个化纤厂在辽阳太子河边上,条件非常艰苦。
当时部队的工程能力比较低,像我这样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就得到了使用。那段时间我的体会:一是,接触⊙了世界最先进的技术;二是,吃着世界上最大的苦。当时法国这个化纤厂,自动控制水平是非常高的,至少当时全中国还没有这么先进的工厂,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世界先进技术,还学会了吃苦。我们住在这种土坯房中,既不抗冻,也不防风,最低温度可以●达到零下28度。当时中国处于极度困难时期,肉』和油的供应极少,东北老百姓每个月供应的食用油是3两,相♯♮当于150克。没有任何新鲜蔬菜,这些蔬菜╢都是在秋天把白菜和萝卜用一个很大的混凝土池腌制起╩来,做成酸菜和酸萝卜,那么就吃半年的酸菜酸萝卜。主要食物是高粱,而且是很难吃的杂交高粱。我们一边学习最先进的技术,一边过着最原始的生活,这就是那段时间的经历,用一个词总结,就是“冰火两重天”。
但那段时间,我过得很快乐。那时在其他地方读书太к多∩是要受批判的,唯有在这个工厂还可以读一读书,因为完全搞不懂这些现代化设备。那时候我是连队的技术员,由于工作努力,后来晋升到一个20多人的小型建筑研究所当副所长,技术职级是副团级。我们那时的梦想,就是希望在大裁军之前,能够得到一个中校军衔再退伍,可惜没有实现。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是一个没有获得军衔的退伍军人。
2,《金融时报》Yuan Yang:根据记录,您在1982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的党◇代会,你为何没有参加其他的党代会呢?华为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是怎样的?
任正非:我们在担负最先进的化纤厂的建设过程中,检验先进设备缺少一种仪器,这种仪器沈阳自动化研究所的一个技术员在国外看见过,告诉我是什么样子。我就用数学推导的方式把仪器的设计推导了出来,但是我对推导并没有把握,就曾去请教过东北大学的李诗久教授,来确定我的推导是否合理。得到他的肯定以后,我把这个仪器发明出来了。当时正好国家粉碎了“四人帮”,开始搞经济建设,国家在寻找好的案例证明科学技术是有用的,我的这个小发明就被夸大成了大发明,被各种报·。刊、杂志、电影纷纷宣传。由于广泛的宣传影响,我有幸被全国科学大会选中,参加了全国科学大会。
大家都知道,在那个时代,不是党员连炊事班班长都当不了。我参加全国科学大会,却不是党员,上级很奇怪,所以组织给了帮助,让我成为了党员。当时我不能加入共产党的原因,不是我个人工作表现不好,而是我的家庭原因。我1978年入党后,当时国家提倡干部要四化(年轻化、专业化、知识化、革命化),我又符合条件,就推荐我去参加十二大选举,我就被选上了。可惜那时候太年轻,对党在这个大时期的大改革什么也没听明白,这是十分遗☆憾,我那时是个单纯技术观点的“呆子”。我是永远地热爱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的,但是我绝不会做伤Й害世界任何国家的事情。
3,《美联社》Joe McDonald:我们知道过去两周或者最近一两个月以来您面临了很大的压力,所以今天很感谢您和我们交流。我的问题和安全相关,最近我们看到很多国家政府,包括美国、澳大利亚政府提出的安全的担忧,其实他们并不怀疑华为技术的可靠性,而是看起来⺌担心华为,甚至是担心所有中国公司。我想知道对于华为的外国客户,您能给他们怎样的保证,华为能够保护他们的网络安全,保护他们信息的机密性?
任正非:首先,过去30年来,华为公司在170多个国家,为30多亿人提供服务,保持了良好的安全记录。其次,华为是一个独立Θ的商业公司,我们在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上是坚决站在客户这边的。我们决不会去危害任何国家,伤害任何人。第三,中国外交部也做过澄清,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华为公司和◆我个人也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这样的要求。
《美联社》Joe McDonald:很抱歉我不是想跟您在这个问题上去争论。但是美国政府也好,澳大利亚政府也好,他们会说您是卖网络设备给客户的,任何一个客户选厂商的时候,他必须是完全信任你,因为它是把整个国家电信网络基础设施运行最机密的数据放到你的手上了。如果说政府找到华为一定要求为他们҉做一些事情,华为能做什么?华为将做什么?来保证华为对您的客户或者所在国不是一个危险?
任正非:那我把公司卖给你。
《美联社》Joe McDonald:我倒是刚刚买了一个华为小产品。
任正非:如果你买不起的话,我就要把这家公司关掉▅▆。我们已经明确,我们只是以客户为中心,绝不做危害客户的任何事情。我认为苹果公司给我们做了榜样,我们就向苹果学习。当我们面临要侵犯客户利益的时候,宁可关闭公司,也不会被利益所驱使,而去做不应该做的事。
4,《华尔街日报》Dan Strumpf:我们知道您的ξ女儿一个多月前在加拿大被扣押,想了解一下您对于整个事情的感受?第二个问题,您是┛不是觉得孟女士是⿹因为是您的家庭成员之一ō才成为这个事情的目标?
任正非:孟晚舟的事情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我在这里就┎不再做评述。作为孟晚舟的父亲,我是十分牵挂她的。在这个事件和这段时间里,我非常感谢尊敬的威廉姆亨克(William Ehrcke)法官♀的公正,感谢约翰吉布卡司利(John Gibb Carsley)检察官和凯利斯卫福特(Kerri Swift)检察官。感谢加拿大阿诺特(Alouette)女子监狱的人性化管理,以及狱友对晚舟的善待。我也感谢中国政府维护孟晚舟作为中国公民的权益,为她提供了领事保护。我相信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体系的公开、公平、公正,以┚及后续会给出公正的结论。所有事件的证据将来全部公开以后,我们再来对这个事ↈ情判断。
5,《彭博社》高原: 您作为一个父亲,怎样看待女儿被这样对待?是不是因为孟晚舟是您的家人,所以美国和加拿大政府才会做这样的事情?您自己的想法是怎样的?
任正非:我没有看到美国司法部和加拿大司法部沟通的邮件,如果他们把邮件全部公开的话,我才能猜测他们是不是因为我的女儿才这样。因此将来还是看法庭公开他们之间往来的沟通,我才知道是不△是针对我女儿。
6,《CNBC》Arjun Kharpal:刚才您回答美联社记者的问题,您提到苹果的例子,我记得当时是美国相关机构要求苹果提供用户数据,然后苹果告上了法院,您指的是这个吗?也就是说中国政府如果要求从华为的网络中抽取数据,华为也会提起上诉吗?那第二个问题,您有没有跟美国的相关政府机构进行一些⊙沟通?有的话,主要是哪些方面、√哪些内容?
任正非:首先,我们跟美国政府没有沟通的管道,互相不理解。至于将来,如果出现网络安全方面的事情,我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我们绝不会做γ侵害客户利益的事情。
7,《财富》Eamon Barrett:外国对于华为安全的担心,一方面是由于您的军方经历,另外一方面担忧来源于中国政府或多或少是以某种形式持有华为的。华为对外宣传完全是员工持股的公司,但是对外股权和结构上却是一个秘密,这方面的信息公开或者上市,是可以很大程λ度上缓解这种担忧的。华为的持股结构,为什么如此神秘?
任正非:大家都看到,资本至上的公司成功的故事非┑常少,资本是比较贪婪的,如果它有利益就赶快拿走,就失去对理想的追求。正因为我们是一个私营企业,所以我们才会对理想有孜孜不倦的追求。我们从几百人开始就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几千人、几万人、十几万人还是对准同一个“城墙口”冲锋。对着这个“城墙口”,我们每年研发经费的投入已经达到150-200亿美元,未来五年总研发经费会超过1000亿美元。资本╦╧公司是看好一个漂亮的财务报表,我们看好的是未来的产业结构,因此我们的决策体系是不一样的,我们很简单的,为人类进入信息社会而奋斗。
同时也告诉你们一个信息:我们公司有96768名持股员工,前几天也就是1月12日,在170个国家、416个投票点完成了新一届持股员工代表的选举,这个选举过程历时一年,先是对治理章程的宣传,让员工明白公司的治理架构是什么;然后分层分级地推选候选人,每层候选人都要自我宣讲,争取持股员工认同他,他不是被选上,只是被提名。这些提名再被汇总到更上一层组织,再更广泛争取♨民意,完成一定的收敛。这个收敛以后的名单再会由各级高层组织审议和协商,听取民意和调查,然后再次收敛,最后向选举委员会汇报,汇报之后再返回去,收敛到两百多人,然后放到信息平台上,公开征求意见,再进行投票。确定候选人名单。
1月12日,我们完成了全球的投票,这几天信使们正背着这些选票往回飞,持股员工代表大会就是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公司所有权的归属是96768名持股员工,这些人要么是华为在职员工,要么是曾→经在华为工作多年后的退休员工,没有一个非华为员工持有一美分股票,没有一个外部机构持有一美分股票,政府任何部门没有一美分股⊙票。公司专门有一个保存股权数据的库房,欢迎记者们去参观、抽查。
我】创业的时候并没有钱。我从军队转业,我们夫妻二人一共拿到3000元左右人民币的复员费。当时深圳要求公司注册资本最低是两万元人民币,我通过集资的方式获得21000元的资金,注册了这家公司。今天,我个人在华为持有股票占总股数为1.14%,我知道乔布斯的持股比例是0.58%,说明我的股权数量继续下降应该是合理的,向乔布斯学习。
8,《金融时报》Yuan Yang:去年非盟中心的通信被攻破了,华为为非盟大楼提供了相关设备,请问华为对此如何回应?如果有任何中国人或者外国人在中国违法犯罪,在华为手机里留下了一些线索,请问华为是否会配合中国司法机关来解决这个问题?再例如,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在海外犯法了,华为应该怎么做?
任正非:无论是华为的中国籍员工或非中国籍员工,只要违反当地法律,我们都会配合司法机构*调查。我们坚决反对员工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公司内部有非常庞大的内外合规管理系统,用来预防这些事件,违反后,有纪律部门来处置。华为公司未来的规模可能还会更大,云时代的网络社会更复杂,如果我们不用纪律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可能我们会不堪重负。
至于非盟的网络被攻破,和华为没有关系。
9,〆《财富》Eamon Barrett:跟着刚才您提到的纪律措施这个问题υ,上周华为波兰子公司一名员工涉嫌间谍罪被拘捕╨,我们现在知道华为已经开除了这名员工,而且是并没有等待任何的证据或者法庭审判的情况下就已经开除。联想到孟女士的例子,在12月份的时候被扣押,从华为所有的努力来看,似乎是假设孟女士是无辜的,那为什么在两个案子上的处理不同?为什么在波兰的案子上直接被开除,而在加拿大的案子上分厘必争?
任正非:这两个案件都涉⿷及正在进行的法律程序,除了公司已正式声明的内容之外,我无法发表更多的意见。

任正非答国际媒体22问纪要:华为是独立公司不会危害任何国家